搜索关键词:圣经   医学   注释   科学
双击编辑文字内容

陈涉世家

浏览:451 作者: 来源: 时间:2021-07-24 分类:历史

图网_300147381_中国著名的旅游景点张家界石柱崖山雾云中,湖南武陵源,中国张家界山脉,中国(非企业商用)(1)

陈胜,阳城人,字涉。吴广,阳夏人,字叔。陈涉年轻时,给别人家打工,给雇主耕田种地,一次休息时坐在田埂上长吁短叹,非常不满意自己的处境。陈胜说道:“如果将来谁富贵了,都别忘了咱们这帮人。”一起干活的雇工笑着对他说:“你不过是个受雇为别人耕种田地的人,有什么富贵可言?”陈涉叹息着说:“唉!燕雀之类的小鸟,哪里能知道鸿鹄的志向啊?”

秦二世元年七月,朝廷征调九百名平民百姓去驻守渔阳边境,他们中途在大泽乡歇脚。陈胜、吴广两人在这九百人里担任屯队的队长。正赶上天降大雨,道路不通,他们估计会延误报到期限。误了期限,按照秦朝法律规定,是要杀头的。于是,陈胜、吴广商量说:“如今逃走也是死,起义也是死,同样是死,不如做番大事业轰轰烈烈地去死!”陈胜说:“天下人长期以来饱受秦朝暴政的摧残。我听说二世皇帝是始皇帝的小儿子,不应当继位,应当继位的是公子扶苏。扶苏因为屡次劝谏,始皇帝就把他安排在边境带兵驻防。现在有传闻说他无罪,而二世皇帝把他杀害了;百姓们都听说扶苏贤能,却不晓得他已经死了。项燕原是楚国的将军,战功显赫,爱护士兵,楚人都爱戴他;有的认为他死了,有的却说他是逃走躲起来了。现在要是我们打着公子扶苏和项燕的旗号,为天下人带头起义,起来响应的人应该不会少。”吴广赞同陈胜的观点。于是就去问卜,卜卦的人看出了他们的意图,说道:“先生的事都能达成,可以建立功业,然而先生向鬼神问过吉凶吗?”陈胜、吴广听了很高兴,回去以后考虑行鬼神的事,说道:“他是教我们先借鬼神的名义在众人中取得威望。”于是用帛写上“陈胜王”三个红字,暗中放进刚捞起来的鱼肚里。戍卒买鱼回来烹食,发现了鱼肚子里的字条,大吃一惊。驻地附近有片树林,陈胜又偷偷叫吴广到林子里的神祠去,夜间点起火堆,模仿狐狸的声音,叫着说:“大楚兴,陈胜王。”戍卒们夜里听见叫声,看到林子里燃起的火堆,都惊恐不安。第二天,戍卒彼此谈论这些奇异的事情,暗地里都指点、注视着陈胜。

吴广向来爱护士兵,戍卒们大都愿意听从他派遣。官府派来领队的营尉喝醉了,吴广故意多次扬言要逃跑,想借此激怒营尉,让营尉当着大伙的面羞辱自己,来激起大家的愤怒。营尉果然发怒鞭打吴广,在营尉拔剑之际,吴广奋起,顺势夺过剑把营尉杀了,陈胜也跑过去帮忙,他二人合力杀死两个营尉。陈、吴二人事后随即召集属下人说:“各位被大雨耽误了到达渔阳的期限,误期应当杀头,就算他们不杀我们,守卫边塞本来也要死掉十分之六七。况且大丈夫不死则已,要死就得建个大功名,王侯将相难道都是天生的吗?”下属都异口同声地说:“愿意听从您派遣。”于是就假冒公子扶苏和楚将项燕举行起义,以顺应人民的愿望。大家都露出右臂作为起义标志,定国号为“大楚”。又建起高坛宣誓,用营尉的头祭告天地。陈胜自立为将军,吴广为都尉。他们首先攻下大泽乡,接着进攻蕲县。攻下蕲县后,就派符离人葛婴率兵去攻取蕲县以东地区。一连进攻铚、酂、苦、柘、谯等县,都攻下了。他们一边作战一边招收兵马,等到达陈县时,已有六七百辆车子、一千多骑兵、几万步兵。围攻陈县时,正好郡守和县令都不在,只有留守的郡丞在谯门中抵抗,抵挡不住起义军的进攻,郡丞也死了,于是起义军就占领了陈县。过了几天,陈胜下令当地的长老和地方豪绅都来开会议事,与会的人都表示说:“将军你身披铠甲,手执兵器,讨伐无道的昏君,铲除暴秦,重建楚国,论功应该做王。”于是陈涉就自立为王,国号叫“张楚”。

在这个时候,各个郡县被秦朝官吏欺压的平民,都整治主管他们的官吏,把他们杀了来响应陈涉起义。于是陈胜就任命吴广为代理王,督率各将领向西进攻荥阳,命令陈人武臣、张耳、陈馀等人,向赵地发起进攻,命令汝阴人邓宗去讨伐九江郡。这个时候,楚地义军几千人聚集在一起的,数不胜数。

葛婴到了东城,立了襄强为楚王。不久葛婴听说陈胜已自立为王,就杀了襄强去向陈胜请功,等他回到了陈,陈胜就把葛婴杀了。陈胜又命令魏人周市北上去攻取魏地。吴广率兵围攻荥阳,李由担任三川郡守,驻守荥阳,吴广没能攻取荥阳。于是陈王征召国内的豪杰商量对策,任命上蔡人房君蔡赐为上柱国。

周文,是陈县的有识之士,在项燕军中做过占卜望日官,他还在春申君的属下做过事。他自称精通兵法,陈王就授给他将军印,要他带兵西去攻秦。他边走边召集兵马,到了函谷关,他已有一千辆车子、几十万士兵。大军中途在戏亭休息。秦朝派少府章邯赦免骊山服役的刑徒,以及家奴所生的儿子,把这些人调集在一起对付张楚大军,把楚军全给打败了。周文退到关外,在曹阳休整了两三个月,章邯追来再次打败了他,周文逃到渑池,驻守十几天,章邯又来追击,把他打得落花流水。周文自杀,他手下的兵不战自败。

武臣到了邯郸,就自立为赵王,陈馀任大将军,张耳任左丞相,召骚任右丞相。陈王得知此事,十分恼火,就把武臣等人的家属囚禁起来,准备把他们杀了。上柱国蔡赐劝阻陈王说:“秦国还没有灭亡,就杀了武臣等人的家属,这样就相当于我们又多了个敌人,不如就势封他为王。”陈王就派了使者到赵国去祝贺,而把武臣等人的家属软禁在宫中,同时封张耳的儿子张敖做成都君,要他催促赵军迅速进军函谷关。赵王和将相们商议,将相们说:“楚国并不愿意让您在赵称王。等楚国灭了秦,必然要来对付咱们。最好的办法莫过于不向西进军,派人北上侵略燕国,扩展我们自己的领土。这样,赵国南面有黄河作屏障,北边又有燕、代的广大地区,楚国即使打秦国,也不敢来压制赵国;如果打不过秦国,那一定要倚重赵国。到时候,赵国就能在秦、楚俱疲之时坐收渔人之利,称霸天下。”赵王认为有道理,不再派兵西进,反而派了从前上谷的卒吏韩广,带兵北上去攻占燕国的旧地。

昔日燕国的权贵劝韩广说:“楚国已经立陈胜为王。如今武臣又在赵称王。燕虽然不大,可以前也是拥有万辆兵车的强国,希望将军自立做燕王。”韩广说:“我的母亲还在赵国,不能这么做。”燕人说:“赵王西面有强秦为敌,南面又有楚国为患,他没有力量来阻止我们。况且凭楚国那样强大,尚不加害赵王将相的家属,赵王又怎么敢加害将军的家属呢?”韩广认为他们的话有道理,就自立为燕王。过了几个月,赵王派人护送燕王的母亲和家属回到燕国。

这一时期,到各地攻城略地的将领数不胜数。周市北上攻到狄县,狄人田儋杀了狄县县令,自立为齐王,凭借齐地兵力与周市对抗,周市军队被打得七零八落,退回到魏地,想立魏王的后人宁陵君咎为魏王。当时咎正在陈王那里,没办法来魏。魏地平定之后,许多人都想拥立周市为魏王,周市不肯。使者在周市和陈王那里来回跑了五趟,陈王才立宁陵君做魏王,派他回到魏国去,周市最后做了魏国的丞相。

将军田臧等商量说:“周章的军队已彻底被打败,秦兵早晚要向我们进攻,我们围攻荥阳城,久攻不下,秦兵一到,一定会打败我们。不如抽调少量部队以包围荥阳,调集其余精锐部队迎击秦军。现在假王吴广骄傲自满又不懂兵法,不杀了他,我们的计划恐怕会失败。”于是就假造了陈王的命令杀了吴广,把吴广的头献给陈王,陈王就派了使者颁给田臧“楚令尹”的大印,任命他为上将军。田臧就派部将李归等人镇守荥阳城,自己带精锐部队西进到敖仓,迎战秦军,双方交战,田臧战死,楚军四散奔逃。于是章邯带兵攻打李归的部队,打败了楚军,李归等人都战死了。

阳城人邓说将部队驻扎在郯城,被章邯的另一支部队打败了,邓说的军队一路溃逃回陈。铚城人伍徐率兵驻守许地,也被章邯打败了,伍徐的军队也都溃逃回陈。陈王把邓说杀了。

陈胜刚称王的时候,陵县人秦嘉、铚城人董緤、符离人朱鸡石、取虑人郑布、徐州人丁疾等也分别兴兵起义,他们带兵把东海郡守庆围困在郯城。陈王听说后,就派武平君畔为将军,去统领节制郯城各路起义军。秦嘉拒不受命,自立为大司马,不愿意听从武平君派遣。于是,秦嘉对他的下属军官说:“武平君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,不懂兴兵打仗,不要听他的!”就假造陈王的命令杀了武平君畔。

章邯打败了伍徐以后,进攻陈县,陈王的上柱国房君蔡赐战死。章邯又对驻扎在陈县西边的张贺的部队发起进攻。虽然陈王亲自出来督战,还是被章邯打败了,张贺战死。

十二月,陈王退守汝阴,转到下城父时,给他驾车的庄贾杀了他投降秦军。陈胜被葬在砀县,谥号为“隐王”。

陈王以前的侍臣吕臣后来当了将军,组建了一支青巾裹头的苍头军,吕臣带兵从新阳出发进攻陈县,攻克陈县后,杀了庄贾,又以陈县为楚都。

在陈王刚到陈县的时候,曾派了铚县人宋留带兵攻取南阳,再进兵武关。宋留占领了南阳后,却传来陈王被杀的消息,南阳又落入秦军手中。宋留攻不进武关,便向东移兵新蔡,谁知又遇上秦军,宋留率众投降。秦军把宋留押到咸阳,将他车裂示众。

秦嘉等听说陈王吃了败仗,逃离陈县,就立景驹为楚王,率兵到了方与,准备在定陶附近袭击秦军。于是秦嘉派公孙庆去见齐王田儋,想劝田儋与他们联手对付秦军。齐王说:“听说陈王战败,至今生死不明,楚国怎么能不来请示我就立王呢?”公孙庆说:“齐当时自立为王也没请示陈,楚为什么要请示齐才能立王?何况楚是首先起义抗秦的,自当号令天下。”田儋听完这话理屈词穷,十分生气,就杀了公孙庆。

秦的左右校尉率军再次攻打陈县,取得了成功。将军吕臣逃了出来,又聚集了一部分原班人马,途中遇见曾在鄱阳为盗的当阳君黥布,两人合兵一处,返回陈县攻打秦左右校尉,在青波打败秦军,再度以陈县为楚都。正赶上项梁立了楚怀王的孙子心为楚王。

陈胜称王前后共六个月。他称王以后,定都在陈县。以前和陈胜一起给人种田的伙伴得知陈胜做了陈王,便到陈县找陈胜,敲着宫门大声喊:“我要见陈涉。”守宫门的官要绑他,经他再三解说,才把他放了,但仍不给通报。等到陈王有事外出,他就拦路大叫陈王的名字,陈王听到喊声,才停下召见,和他同车回宫。陈胜的伙伴进宫后,看了殿堂房屋、帷幕帐帘,惊叹说:“真多呀!陈涉当了王,宫殿可真气派啊!”楚人说话管多叫“夥”,所以天下风行“夥涉为王”这句话,就是从陈涉开始的。客人在宫里进进出出,越来越放肆随便,任意谈论陈王的往事。于是有人劝陈王说:“你这个客人愚昧无知,整天胡说八道,有损您的威信。”陈王就把客人给杀了。于是,陈王以前的老熟人都主动离开他,从此陈王身边再也没有亲近的人了。陈王任命朱房为中正,胡武为司过,让他们暗中探查群臣的过失。将领们攻城略地,回陈县复命时,不遵从命令行事的,马上抓来治罪。朱、胡二人办事苛刻细致,以此表明对陈王的忠诚。和朱、胡二人关系不好的人,一旦犯了错,他们不交有关官吏检验,就直接给人审问定罪。陈王却很信任他们。将领们因此不再亲附陈王,这是陈王失败的原因。

陈胜虽然死了,但是他册封的王侯将相最终推翻了暴秦的统治,这是陈涉带头起义促成的。汉高祖时,特地在砀县陈涉的墓旁安置三十户人家为陈涉守墓,到现在都按时宰牲畜祭祀他。

褚少孙先生说:地势险要,才有利于固守;有先进的武器装备、明确的法律条文,才有利于治理国家。但是,光靠这些还远远不够。所以古代的圣王,都是以仁义道德为立国之本,以坚固要塞和法制规章为治国的辅助条件。难道不是这样吗?我听贾谊评论说:“秦孝公凭借崤山、函谷关那样牢固的天险,拥有了雍州宽广的地域,君臣固守着自己的根据地,虎视眈眈地觊觎周王朝的政权,有席卷天下、占领海内、统一全国的意志,并吞八方的决心。就在这个时候,商鞅辅佐他,对内以法治国,奖励耕织生产,整顿军队,修筑防御系统;对外实行连横,挑唆诸侯各国相互争斗。于是,秦国轻而易举地就取得了黄河以西的大片土地。

“孝公死后,惠文王、武王、昭王继承旧业,沿袭前代君主遗留的策略,南取汉中,西占巴蜀,向东侵割其他诸侯国富饶的土地,夺取险要的郡邑。各诸侯国为此惴惴不安,想要联手合盟削弱秦国。他们不惜以奇珍异宝和富饶的土地网罗天下的人才。南北合纵,订定联盟条约,一致抗秦。当时,齐国有孟尝君,赵国有平原君,楚国有春申君,魏国有信陵君,这四个人都是贤明而忠信、宽厚而爱人、尊敬贤达、重用人才的。各国相约合纵,拆散连横,会合了韩、魏、燕、赵、宋、卫、中山等国的军队。于是,六国的才士有宁越、徐尚、苏秦、杜赫之流为之出谋划策;有齐明、周最、陈轸、邵滑、楼缓、翟景、苏厉、乐毅等人为其奔走联络;有吴起、孙膑、带他、倪良、王廖、田忌、廉颇、赵奢这一类人为他们排兵布阵整顿军队。各国以十倍于秦的领土,百万大军,西上到函谷关攻打秦国,秦国人打开关门诱敌深入,九国联军竟然四散逃走,不敢前进。秦国没有射出一根箭,损失一兵一卒,天下诸侯就已经疲惫不堪了。于是合纵的体制瓦解,联盟的条约被破坏了,各诸侯国争先恐后将自己的领地割给秦国。秦国便有充裕的力量来制服困乏的诸侯,秦军乘势追击逃亡败退的诸侯兵,战场上尸横遍野,死难将士的血都能使盾牌漂起来。进而凭借这个有利的形势,利用方便时机,宰割天下,鲸吞各国领土,于是强国请求归附,弱国也纷纷向秦纳贡称臣了。

“因为秦孝文王、秦庄襄王当政时间不长,秦国也就没有什么大变故。

“等到秦始皇继位,他振发六世祖先的余威,挥动着长鞭驾驭天下,吞并了东周、西周,铲除各国诸侯,登上了皇帝的宝座,成为天下的主宰。他用严刑酷法约束臣民百姓,声威震动了四海。南方攻取了百越地区,改设为桂林和象郡;百越一带的君长,颈系绳索,俯首听命,任凭秦朝官吏驱使。又派了蒙恬到北方修筑长城,防守边疆,把匈奴逐退了七百多里,胡人再也不敢南下牧马,六国遗民也不敢兴兵复国。于是,他废弃先王治理国家的办法,烧毁了诸子百家的著作,使百姓愚昧无知、俯首听命;拆除六国名城,屠杀各诸侯国的英雄豪杰,把天下的兵器没收,运回咸阳,投入熔炉,改铸成铜人十二座,以解除民间武装。然后依凭华山高峻的地势做城郭,利用大河深急的流水做防护的城濠;高据亿丈坚城,下临无底的深溪做坚固屏障。任用良将,使用精锐武器镇守险要关口,忠实臣子和精锐兵卒武装以锋利的兵器,把守关口,盘问往来行人。天下已经安定,在始皇的心里,认为关中固若金汤,可成为子孙世代继承帝王的基础。

“秦始皇死后,他的余威还镇服着远方的少数民族。可是,陈涉仅是一个用破瓮作窗、用草绳系门轴的贫民子弟,靠给人种田谋生的穷苦贫民,发配戍边的征夫。他的才能不及普通人,没有孔子、墨子的贤德,也没有陶朱和猗顿那样富有。他置身在戍卒的行列之中,仅仅是个听从他人差遣的小头目,带领着疲乏散乱的戍卒,率领着几百个人,起义抗秦。砍下木头做兵器,举起竹竿做旗号,天下人竟争先恐后地响应他,大家各自担着粮食来追随他,崤山以东的英雄豪杰此时也纷纷发动起义,最终推翻秦朝统治。

“其实秦国的领土并未减少,秦的实力也没有变弱;雍州的土地,崤山函谷关的险固一如既往。陈涉的地位和威望也远没有齐、楚、燕、赵、韩、魏、宋、卫、中山等国的国君那么高;所用的锄头木耙和棍棒,比不上钩戟长矛的锋利;发配流戍的人,远不如当年九国军队那么强大;深谋远虑行兵打仗的本事与以往的将帅、军事家有天壤之别。然而成功失败大不相同,功业完全相反。如果比较崤山以东各诸侯与陈涉的实力,那简直不能同日而语。然而,秦国当年凭借区区地盘,取代万乘大国的权位,进而使八方的同列诸侯来朝拜自己,也已经有一百多年了。最后统一天下,以天地六合为他一家所有,把崤山、函谷关作为他的宫墙。可是一个老百姓带头起义,竟连他历代的祖庙都遭受灭顶之灾,秦二世被人杀死,成为天下人的笑柄,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?不过是因为他不施仁政,导致攻、守之势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罢了。”

图片来源:摄图网

文章来源:Kindle电子书《白话史记》,天地出版社。